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澳门现金网体验感官的刺激

永远在我们的成都老周生命里延续

 
  
  这是我在最后半个学期开学前写的一首诗歌,表达了我对全班同学的不舍和想念之情。为了让大家都能看到,我把它写在了我的毕业纪念册的扉页上。
  
  实习之前,大家悄然开始写起了成都老周毕业纪念册。
  
  1993年3月21日那天,我也开始把一个硬皮本子传给大家,让大家给我留下赠言。纪念册上面,我精心的设计了很多问题。比如:小名、绰号、身高、体重、饭量、鞋码、口头禅、化妆品、眼镜度数、对我的评价、对我的忠告、对我的希望……大概有40多项。
  
  一个填写完了,大家都很自觉地按照学号传下去。写着写着,时常会有人出声地哭泣。大家谁都不吱声,然后也跟着掉眼泪。
 
  谁都没想到,原来离别竟是这般如刀铰痛,竟是这般难以割舍。刚刚入学的时候掉眼泪是因为想家,毕业的时候掉眼泪是因为离别。
  
  我时常地打开毕业纪念册,每次都如获至宝一样地捧在手里,仔细地阅读十八年前同学们给我留下的笔迹和赠言。
  
  兄弟姐妹们的口头禅:
  永远在我们的成都老周生命里延续
  别说了。知道不。废话。他妈的,王八犊子。气死我也。别整事。气死人了。不好意思。真是个玩令。我看行。这么气人呢。找挨打没够吧。关键是。真是的。傻瓜炒笨蛋。哈喽、OK。妈呀。没关系。讨厌。受不了了。那么烦人呢。好像是。拉倒吧,别扯了。小样,我等着你。哎呀,忘了。肤浅,错误。真缺德。你老婆婆的。一二一。好赶时髦。她妈妈的。缺肋头。看你个猴儿。真的呀。我的天。真是的。妈的,我就不信。真不错。还可以。感兴的了……
  
  每当看到这些精简而个性张扬的口头禅。一个个鲜活的而亲切的面孔就又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  
  冷静、清醒。对自己约束点。老实点。开玩笑要有分寸。上台讲话少摸脖子。别落入平阳。多种点善事。正经点。要微笑,不然嘴会咧破的。“狗”富贵,勿相忘。请三思而行。不要再发展大男子主义了。不要太不拘小节。别再装疯卖傻了。请注意别人对你的印象。有时不要太主观。有时需要约束些。修些边幅不好吗?注意你的穿着和举止。不要失去自己。改改你的臭毛病。别长了,天要被你顶破了……
  
  这一句句或凝重或幽默的忠告,是大家对我的坦率和真诚。它们给我的教益太深刻了。千金难买。
  
  毕业纪念册里,八弟在“择偶标准”里写到:详见43号册内所写。好简洁,好明确,看来,我想知道这个信息得不断地和43号借阅她的毕业纪念册了。
  
  七弟的化妆品一栏里写的是“自来水”,身高一栏写的是“1690毫米”,体重写的是“二百五的一半”。
  
  六弟的饭量里写到:随需要,看饭菜。化妆品里写到“肤轻松”,班内职务写的是“秘书”。(他可是全班女生的小秘书,既贴心,又热情的小秘书。)
  
  四哥对我的称呼最亲切,一个单字“旺”。他写到:旺,千言万语诉不尽兄弟情谊……
  
  三哥的赠言很精简:吾弟永旺即将分别无甚话讲慢走。就这么十几个字,真是惜墨如金啊,竟然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。
  
  二哥留下的地址最具体,还用括号注明了交通方式——在历家站下,坐驴吉普直达。
  
  不知道是谁在大哥的“惯用化妆品”一项里写下了“金鸡鞋油”四个字。笔体和字迹的颜色都和大哥的不同。我看这个案子不用破了,一定是兰兰她们干的。
  
  阿秀大姐给我留下的小名最多。秀秀、小秀、阿秀、秀儿、英子、小英子、大英子。哎,我的大姐姐,我该选择哪一个来亲昵的称呼你呢。
  
  阿畅在赠言的最后还特别注明了一行小字:向你推荐一本书,《厚黑学》。我一直惦念这件事,后来也翻看过。许是她看我做事太幼稚、太冲动、太热情、太坦诚、太直白了吧,我不得而知。
  
  小继在赠言里写到:
  
  提起笔来,你那咚咚咚的吉他声……
  
  提起笔来,你那咚咚咚的脚步声……
  
  提起笔来,你那咚咚咚的敲门声……
  
  提起笔来,你那咚咚咚的热情帮助大家的心跳声……
  
  小继的赠言很有文采和角度。
  
  兰兰给我的赠言是最长的。足足写满了9页。她在上面谈到了过去的许多往事,谈到了我们的成长,谈到了我们的变化,谈到了对我的印象,谈到了我们之间的交往和友谊,谈到了我们三年的收获,谈到了对我的忠告和希望,谈到了对我们未来的憧憬……
  
  鸵鸟、一百八十四、阿班、班长、班头、头儿、老班、王老五、痴子、傻子、大大傻傻的人、阿旺、大旺、汪汪、师弟……阿舒姐在我的留言里把大家三年里对我的称谓进行了系统、规范、科学的总结。
  
  赵四姐姐写到:再见了,我的朋友,再见了,我们大大傻傻的班长。不会忘记你磁性的歌声,不会忘记你讲台上的胡编乱侃,不会忘记你肆无jidan(她写的就是拼音)地张开大嘴的微笑,不会忘记我们在一起共读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……
  
  鸿雁说,忘不了你动听的吉他弹唱,忘不了你运动场上的飒爽英姿,忘不了你真情的配乐诗朗诵,忘不了你朴实的一身绿军装,也忘不了你微笑时一脸漂亮的双眼皮儿。
  
  …………
  
  我不知道该选择谁的话来做这一段落的结尾,因为每个人写的都那么真诚,每个人写的都那么精彩。
  
  看着这一字一句大家给我的赠言,我常常想到:这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学生。这是一群活力四射的青年人。这是一个团结奋进的集体。这是四十六颗凝结在一起的心。
  
  学弟学妹们也都纷纷找上门来,让我们给他们签字留念。那依依惜别的成都老周话语,永远铭记在心。那互相馈赠的礼物,小心地收藏起来。
  
  倩是我下届的老乡,她长得很好看。苗条的身段,入时的着装,长长的披肩发,白皙的脸。她笑起来很迷人,深深的小酒窝总是挂在嘴角上。
  
  “王哥,感谢你这两年对我的照顾,我为有你这样出色的老乡感到骄傲。”说着她递过一个精致的小盒子。我打开一看,是一对龙凤样的钢笔。
  
  “我们俩的?”我逗趣她。
  
  “都是给你的。”她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  
  “都给我,那好,现在我送你给一支。我拿你这支,你拿我这支。”说着我把带有凤凰图样的钢笔从盒子里拿出来,把带龙图样的钢笔送给她。
  
  “不,我要你送我别的礼物。”她调皮地对我说。
  
  后来,这两支钢笔一直带在我的身边。
  
  离校的日子临近了。
  
  一天傍晚,阿丽找到我,要我陪她散步去。我很高兴,也很纳闷,觉得她一定有什么心事要跟我说。
  
  阿丽就是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女孩,我们是在第一次来上学的火车上结识的。虽然有这样的缘分,但是因为我在一班,她分到三班,所以后来的接触不是很多。
  
  “毕业了,你去哪里?”她开口就问我。
  
  “该是回老家吧,没想去哪儿,也去不了哪儿。”我回答她。
  
  “你和她是不是分开了?”她又问我。
  
  “呵呵,问这干什么。是现实不允许啊。”
  
  “你们的事情,我都听说了。你喜欢我吗?”她抬起头,用闪亮的目光看着我。
  
  我被她的问话蒙住了,我没想到她会和我说这样的话题。“哦——喜欢,喜欢。但是——”
  
  “看你犹犹豫豫的,但是什么?”
  
  “我还是放不下她。”我回答她。
  
  “是这样,那算了。谢谢你。”说着她伸过手来和我握手,她接着说,“你记住,我一直都很喜欢成都老周你,也一直在暗恋着你。”
  
  我木讷地和她握着手,我好像还想和她说些什么,可是我没有说出。
  
  她确实很喜欢我,后来毕业回家,她还特意在锦州站等我。她说她打听好了我乘坐的火车,她先一步到了锦州站,足足等了我半天的时间,和我作最后的握别。她还告诉我,如果我想起她,可以随时去找她。她说她的父亲是镇里的领导,可以帮我们把工作安排到一起去。
  
  可娇是我们这届的女班长。那天她在甬路上遇见我,把手里抱着的一大堆的书本都扔在地上,然后对我说:“老王,三年了,我们在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,没少给你添麻烦,谢谢你对我的帮助。真的要走了,我们拥抱一下吧。”
  
  她流下了泪。我也流下了泪。这真诚的拥抱,打动了在场的所有的人。之后,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相互握手、拥抱。每个人都不敢去看对方的脸,因为大家都泪眼模糊。
  
  这次的拥抱,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,离别真的就在眼前了。